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理論(停用,請勿錄稿)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您當前位置:首頁/專題直播

追夢火焰藍

來源: 兵團網 日期: 2019-04-24

微信圖片_20190424095815

                           

特寫:告別橄欖綠,他們穿上了“火焰藍”


云南森林消防總隊總隊長齊興彬向支隊授旗。邢智鑫攝

  央廣網昆明12月31日消息(通訊員張凡兵)12月29日上午11時00分,在云南森林總隊教導隊室內活動大廳內,身著“火焰藍”的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以及所屬的昆明、保山等5個支隊單位負責人先后從該總隊總隊長齊興彬手里接過紅藍相接的中國消防救援旗,隨著接旗人立定、持旗完畢,在嘹亮的“敬禮”聲中,佩戴嶄新標志服飾的森林消防指戰員向隊旗莊嚴敬禮。

橄欖綠的那些年,鏖戰火魔。郭元首

 

禮兵持旗。邢智鑫攝

向隊旗敬禮。郭元首攝

 

  隆重舉行總隊授旗授銜儀式,是我們這支隊伍踏上綜合性消防救援建設新征程的“動員令”,總隊將以本次授旗授銜為契機,加快推進隊伍補課趕隊、轉型升級。該總隊政治委員張福彥介紹到。

云南森林消防總隊政治委員張福彥向總隊指戰員發出新征程“動員令”

.扛起旗幟。張凡兵攝

  入滇以來,總隊全體指戰員忠實履行職責使命,積極投身生態保護業,累計動用兵力49萬余人次,圓滿完成了3552起火災撲救、1.4萬次防火執勤和170次搶險救援任務。轉制以后,我們承擔的任務更重,肩上的責任更沉,總隊將全力以赴練就過硬本領,做好黨和人民

的“守夜人”。該總隊總隊長齊興彬介紹道。

  守衛春城昆明的昆明市森林消防支隊支隊長李孝忠代表授旗單位表態,將不負重托,不辱使命,全身心投入新時代森林消防救援隊伍建設,跑好“第一棒”、干好“第一任”、攻下“第一關”、打贏“第一仗”,以嶄新的姿態奮力開創森林消防隊伍建設發展新局面。

認真聆聽。張凡兵攝

 

  穿上“火焰藍”,意味著我們將承擔更多更重的任務,欣喜之外也深感肩上的責任沉甸甸。我將和隊友一起更加珍惜救援培訓機會,刻苦訓練,回到中隊后迅速帶領隊員開足馬力,展開救援能力建設,提高應急救援本領。授旗儀式結束后,在消防救援總隊參加救援骨干集訓的玉龍大隊一中隊中隊長丁理憶起在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泄流洪峰過麗江玉龍縣的24天救援經歷后,堅定地講道。

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授旗授銜會議全景。邢智鑫

和同事家人共享此刻欣喜。陽祖旭攝

轉制前,已服役12年的二級消防士楊成翔在授旗授銜后,認真整理自己著裝。李秋奇攝

  今年9月份選晉退時,我毅然選擇留隊繼續為駐地生態建設服務。現在回想起來,我為我的堅守而自豪、驕傲!從森林武警到森林消防員,從橄欖綠到火焰藍,我相信我和我的隊友們一定可以在守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神圣事業中彰顯最美價值。大理支隊漾濞中隊消防員宋登海向班里的隊員們分享授旗授銜感言。

橄欖綠的那些年,分秒之戰。 涂林峰攝

橄欖綠的那些年,勇往直前。攝影,李宗榮

  授旗授銜儀式標志著這支在滇走過25年,曾被群眾廣為熟知的云嶺高原滅火紅孩兒完成了華麗轉身。身穿應急救援隊服“火焰藍”的他們將拓展職能使命,投身到建設以防滅火為主要任務同時兼具多種綜合救援能力事業的新征程中。


僅有一個籃球場訓練,這支消防隊如何守衛武漢最繁華地帶


 中國網4月25日訊 (記者 彭瑤)武漢消防救援支隊江漢中隊緊鄰武漢最繁華的江漢路商圈、武廣商圈與漢正街商圈,轄區面積8.6平方公里,擔負著“天下第一街”漢正街、長江隧道、百年老漢口歷史文化街區及周邊510余家重點單位、30余萬人口的消防安全保衛任務。

由于江漢區是武漢最繁華的地帶,寸土寸金。地處鬧市的江漢中隊僅有一個籃球場、一座用舊樓改造的訓練塔作為訓練場地。

訓練場地有限,滅火救援任務艱巨,江漢中隊如何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

武漢消防救援支隊江漢中隊中隊長助理李長春介紹江漢區防火工作。中國網記者 彭瑤 攝

訓練科目最貼近實戰

“中隊將訓練科目的設置和轄區滅火救援的需要緊密結合在一起。”江漢中隊中隊長助理李長春說,“我們訓練的科目不一定是最好看的,但一定是最實用的。”

        李長春指出,如果樓房起火,30米外兩個人架梯6秒就能進2樓,這樣的訓練雖然看上去精彩,卻并不符合江漢中隊轄區的實際。在大型火場人員不夠的情況下,一個人也得把梯子架起來。“我們會給消防員設置各種災情訓練,比如不同的起火樓層、不同的困人情況。不斷總結戰斗分工、戰術選擇、戰斗動作,消防員到了實戰中馬上就能用上。”

針對轄區老式居民建筑較多的情況,江漢中隊提出了“樓層火災進樓層,悶頂火災進悶頂”的戰法,即撲救樓層火災要進入樓層內攻滅火,撲救悶頂火災要上到房頂,掀開瓦片向內打水滅火。同時,中隊創新訓練模式和操法,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可操作性強的戰斗編成,在幾千起老式居民建筑火災撲救中,均取得極大成功。

“135”工作機制初步遏制初起火災

街巷錯綜復雜、人員密集,“大塊頭”的消防車難以穿行。李長春介紹,江漢區通過建設小型站和社區微型站,配備消防摩托車和電瓶車,建立起了社區微型站一分鐘內到達火災現場,小型站三分鐘內到達,消防中隊五分鐘內到達的“135”工作機制,有效遏制了初起火災,極大緩解了中隊的壓力。

“中隊把轄區劃分為十八個網格,由一名黨員帶領兩名團員,與社區共建,每月為他們開展一次消防排查和消防知識培訓。”江漢中隊政治指導員張重告訴中國網記者,社區消防員還每晚進行廣播宣傳,巡查排除火災隱患。

“在中隊的努力下,轄區老百姓的防火意識越來越高。現在整體警情中,火災警情在下降。”張重說。


護航15載“零事故” 三峽“火焰藍”淬煉新時代消防本色(點擊標題觀看視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

“三峽連天水,奔波萬里來......”唐代詩人元稹在其詩作《楚歌十首》中蕩氣回腸地稱頌了長江三峽的的磅礴水勢。古往今來,三峽因“水”聞名于世,故而在人們的印象中,三峽似乎是與火“絕緣”的,但事實并非如此,三峽工程修建后,過往大型船舶都需要經過五級船閘,幾乎每天都會有數千噸滿載汽油、甲醇、乙醇、丙酮等易燃易爆的危化品船舶要經過三峽船閘,而船舶過閘時間平均都在5個小時左右,一旦發生意外,后果不堪設想,這就直接對三峽壩區的消防風險造成了巨大壓力。

自2004年成立以來,截至今年1月,負責三峽壩區消防任務的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下簡稱三峽大隊)已經累計在船閘執勤3177次,保護1.5萬艘危化品船舶安全通過船閘,保護危化品2532余萬噸,排查整改了1200多個火災隱患,實現15年來船閘護航“零事故”、樞紐核心“零火災”、滅火救援“零失誤”、安全保衛“零差錯”的“四零”目標。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的消防衛士,三峽“火焰藍”用過硬的本領和頑強的精神淬煉出耀眼的消防本色。

苦練精兵鍛造強勁戰斗力

對于三峽大隊左岸中隊的隊員們而言,每天進行的多項體能訓練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因為每一個消防員要完成負重30多公斤裝備進行長達5、6個小時警戒和駐守的執勤任務,充沛的體能和堅毅的素質是不可或缺的。

“不管冬天還是夏天,體能訓練和消防演練是不可以間斷的,而且要模擬任何場景下的訓練。”三峽大隊左岸中隊政治指導員李學根告訴記者,“比如說東北那邊有冰面救援,那就要考慮在寒冷情況下如何處置,就像三峽壩區模擬洪澇災害情況要怎么施救,我們只有針對三峽電廠,反復模擬訓練,才能確保一旦發生危害或災害的情況,我們能夠快速反應,迅速去處置災害事故。”

李學根。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攝

李學根從事消防員職業十幾年,今年是他守衛三峽壩區的第6年,在他的心里,一個消防員就應該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強勁過硬的本領。而他也用行動踐行著自己的信念,這位榮記一等功、二等功,多次立下三等功的“荊楚消防十大衛士”,從來沒有停下過戰斗的腳步,他說,強大的戰斗力不僅能在災難來臨時保護自己,也能更多地救出處于危難之中的人。

像李學根一樣樂于“戰斗”的消防衛士,在三峽大隊還有很多,他們大都是一群風華正茂的80、90甚至是00后,在護衛三峽的日子里,苦練本領,在一次次磨礪中鍛造出驚人的戰斗力。

消防員在進行日常訓練。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攝

科學創新做新時代“火焰藍”

在三峽大隊訓練場,一些“新奇”裝備吸引了記者的目光,因為這些設備來自于隊員們日常訓練和執行任務后,根據實踐需求做出的創新設計。

三峽大隊左岸中隊中隊長陳魏針對地下電廠廊道的密閉性特點,發明了電纜廊道干粉快速擴散器,擴散器啟動后,干粉倒入擴散器的瞬間,即被擴散至整個廊道。“這樣不僅能更快速地一直火情,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消防員的危險系數”,陳魏說。

三峽大隊右岸中隊隊長助理張強也發明了一套實用的裝備,在多次船閘救援任務過程中,張強意識到傳統硬梯容易晃動,缺乏固定點,能不能開發出一款適用于船閘救援的新設備,張強苦思冥想研究出了便攜式移動救援支架。這種支架自身重量僅30公斤,卻能承受住200公斤的物體,可以把被救援對象和消防員固定住。利用這項新發明,隊員們先后成功救出了多名乘客。

除了在實踐層面不斷創新,三峽大隊在理論創新方面也在不斷突破。三峽大隊政治委員林海告訴記者,今年三峽大隊計劃把多年來執行消防任務的規程和經驗集結成書。“三峽電廠的規模是全世界絕無僅有,針對如此龐大規模的工程,在消防規程與能力方面我們從沒有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我們從一塊磚開始,通過自己的摸索和總結,建成了一整套消防規范和消防體系,我相信我們這些經驗和規范對于全世界的水利消防都會借鑒或者運用。 ”林海說,新時代對“火焰藍”提出更加專業化和復雜化的要求,三峽大隊始終堅持不斷創新,通過創新去促進隊伍在效率和戰斗力方面的有效提升。

牢記使命竭誠為民跟黨走

“服務樞紐、服務移民、服務景區”是三峽大隊的工作理念,15年的驍勇善戰、櫛風沐雨,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不僅是三峽的保衛者,同樣是三峽的服務者、建設者。

2013年8月3日,23名驢友在三峽黃牛巖附近開展攀巖等戶外活動時突遇山洪,手機無信號,失去蹤跡。三峽大隊接警后出動31名消防員,兵分兩路趕赴現場救援。時值酷暑,消防員在烈日灼燒下,背著20多公斤重的裝備和物資,行進15公里,沿著崎嶇的山路搜救。15時許,搜救隊通過揚聲器等方式向失蹤驢友呼叫,在聽到驢友的呼救后,判斷出旅游可能被困于山下800余米的深谷中。

在向導帶領下,搜救隊手腳并用向谷底緩慢前進。崖壁濕滑,稍不留神,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當日近19時,消防隊員終于接應到了沿河走出來的驢友,被困數十個小時后,驢友全部安然脫險。

類似的案例在三峽大隊的接警記錄里不勝枚舉,15年來,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參加周邊鄉鎮滅火救援行動超過600起,挽回經濟損失超過5000多萬元,此外,三峽大隊還積極開展進村服務慰問活動,為居民送水,為困難群眾、失學兒童募捐等等。

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立足實際,加強與駐地軍警單位溝通,攜手共建“紅色陣地”黨建工作平臺,積極推進峽區黨建長廊建設。如今,與聯建單位開展“流動黨課”、聯合培訓已成為三峽大隊黨員充電、學習、筑牢思想根基的有效方式。

“轉隸之后,我們從橄欖綠變成火焰藍,身份變了,但使命沒變,”林海說,“我們三峽消防會繼續苦練內功,發揚和繼承不怕吃苦、不怕犧牲、甘于奉獻的‘戰斗精神’,在新時代淬煉出消防本色。”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

“三峽連天水,奔波萬里來......”唐代詩人元稹在其詩作《楚歌十首》中蕩氣回腸地稱頌了長江三峽的的磅礴水勢。古往今來,三峽因“水”聞名于世,故而在人們的印象中,三峽似乎是與火“絕緣”的,但事實并非如此,三峽工程修建后,過往大型船舶都需要經過五級船閘,幾乎每天都會有數千噸滿載汽油、甲醇、乙醇、丙酮等易燃易爆的危化品船舶要經過三峽船閘,而船舶過閘時間平均都在5個小時左右,一旦發生意外,后果不堪設想,這就直接對三峽壩區的消防風險造成了巨大壓力。

自2004年成立以來,截至今年1月,負責三峽壩區消防任務的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下簡稱三峽大隊)已經累計在船閘執勤3177次,保護1.5萬艘危化品船舶安全通過船閘,保護危化品2532余萬噸,排查整改了1200多個火災隱患,實現15年來船閘護航“零事故”、樞紐核心“零火災”、滅火救援“零失誤”、安全保衛“零差錯”的“四零”目標。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的消防衛士,三峽“火焰藍”用過硬的本領和頑強的精神淬煉出耀眼的消防本色。

苦練精兵鍛造強勁戰斗力

對于三峽大隊左岸中隊的隊員們而言,每天進行的多項體能訓練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因為每一個消防員要完成負重30多公斤裝備進行長達5、6個小時警戒和駐守的執勤任務,充沛的體能和堅毅的素質是不可或缺的。

“不管冬天還是夏天,體能訓練和消防演練是不可以間斷的,而且要模擬任何場景下的訓練。”三峽大隊左岸中隊政治指導員李學根告訴記者,“比如說東北那邊有冰面救援,那就要考慮在寒冷情況下如何處置,就像三峽壩區模擬洪澇災害情況要怎么施救,我們只有針對三峽電廠,反復模擬訓練,才能確保一旦發生危害或災害的情況,我們能夠快速反應,迅速去處置災害事故。”

李學根。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攝

李學根從事消防員職業十幾年,今年是他守衛三峽壩區的第6年,在他的心里,一個消防員就應該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強勁過硬的本領。而他也用行動踐行著自己的信念,這位榮記一等功、二等功,多次立下三等功的“荊楚消防十大衛士”,從來沒有停下過戰斗的腳步,他說,強大的戰斗力不僅能在災難來臨時保護自己,也能更多地救出處于危難之中的人。

像李學根一樣樂于“戰斗”的消防衛士,在三峽大隊還有很多,他們大都是一群風華正茂的80、90甚至是00后,在護衛三峽的日子里,苦練本領,在一次次磨礪中鍛造出驚人的戰斗力。

消防員在進行日常訓練。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曾憲旭/攝

科學創新做新時代“火焰藍”

在三峽大隊訓練場,一些“新奇”裝備吸引了記者的目光,因為這些設備來自于隊員們日常訓練和執行任務后,根據實踐需求做出的創新設計。

三峽大隊左岸中隊中隊長陳魏針對地下電廠廊道的密閉性特點,發明了電纜廊道干粉快速擴散器,擴散器啟動后,干粉倒入擴散器的瞬間,即被擴散至整個廊道。“這樣不僅能更快速地一直火情,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消防員的危險系數”,陳魏說。

三峽大隊右岸中隊隊長助理張強也發明了一套實用的裝備,在多次船閘救援任務過程中,張強意識到傳統硬梯容易晃動,缺乏固定點,能不能開發出一款適用于船閘救援的新設備,張強苦思冥想研究出了便攜式移動救援支架。這種支架自身重量僅30公斤,卻能承受住200公斤的物體,可以把被救援對象和消防員固定住。利用這項新發明,隊員們先后成功救出了多名乘客。

除了在實踐層面不斷創新,三峽大隊在理論創新方面也在不斷突破。三峽大隊政治委員林海告訴記者,今年三峽大隊計劃把多年來執行消防任務的規程和經驗集結成書。“三峽電廠的規模是全世界絕無僅有,針對如此龐大規模的工程,在消防規程與能力方面我們從沒有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我們從一塊磚開始,通過自己的摸索和總結,建成了一整套消防規范和消防體系,我相信我們這些經驗和規范對于全世界的水利消防都會借鑒或者運用。 ”林海說,新時代對“火焰藍”提出更加專業化和復雜化的要求,三峽大隊始終堅持不斷創新,通過創新去促進隊伍在效率和戰斗力方面的有效提升。

牢記使命竭誠為民跟黨走

“服務樞紐、服務移民、服務景區”是三峽大隊的工作理念,15年的驍勇善戰、櫛風沐雨,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不僅是三峽的保衛者,同樣是三峽的服務者、建設者。

2013年8月3日,23名驢友在三峽黃牛巖附近開展攀巖等戶外活動時突遇山洪,手機無信號,失去蹤跡。三峽大隊接警后出動31名消防員,兵分兩路趕赴現場救援。時值酷暑,消防員在烈日灼燒下,背著20多公斤重的裝備和物資,行進15公里,沿著崎嶇的山路搜救。15時許,搜救隊通過揚聲器等方式向失蹤驢友呼叫,在聽到驢友的呼救后,判斷出旅游可能被困于山下800余米的深谷中。

在向導帶領下,搜救隊手腳并用向谷底緩慢前進。崖壁濕滑,稍不留神,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當日近19時,消防隊員終于接應到了沿河走出來的驢友,被困數十個小時后,驢友全部安然脫險。

類似的案例在三峽大隊的接警記錄里不勝枚舉,15年來,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參加周邊鄉鎮滅火救援行動超過600起,挽回經濟損失超過5000多萬元,此外,三峽大隊還積極開展進村服務慰問活動,為居民送水,為困難群眾、失學兒童募捐等等。

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立足實際,加強與駐地軍警單位溝通,攜手共建“紅色陣地”黨建工作平臺,積極推進峽區黨建長廊建設。如今,與聯建單位開展“流動黨課”、聯合培訓已成為三峽大隊黨員充電、學習、筑牢思想根基的有效方式。

“轉隸之后,我們從橄欖綠變成火焰藍,身份變了,但使命沒變,”林海說,“我們三峽消防會繼續苦練內功,發揚和繼承不怕吃苦、不怕犧牲、甘于奉獻的‘戰斗精神’,在新時代淬煉出消防本色。”(國內時事部編輯)



煙火里奮戰9天9夜 這群“守夜人”用英勇換回了人民的平安

光明網4月24日四川成都電(記者劉希堯)4月7日16時,四川省涼山州冕寧縣臘窩鄉臘窩村1組發生森林火災。接到上級指令后,成都森林消防大隊一二三中隊,120多人連夜緊急出動趕往冕寧進行撲火搶救。經過9天9夜的連續奮戰,冕寧縣森林火災在16號上午被全部撲滅。

 【追夢火焰藍】煙火里奮戰9天9夜 這群“守夜人”用英勇換回了人民的平安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消防指戰員進行消防救援實戰演練 光明網記者/劉希堯攝

  回憶起這段撲火經歷,成都市森林消防大隊隊長張學千感懷不已。“由于火場位于川西高原,火場平均海拔2800米左右,植被以云南松、灌木為主,地形復雜,氣候多變,撲救難度較大。我們趕到時,山上的火已經燒到了半山腰。在與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隊、地方專業撲火隊、林場職工、民兵及地方群眾的聯合作戰下,最終將火完全撲滅。”

  作為全國三大林區之一,四川特別是攀西地區,一直是全國森林火險備戰的重中之重。從2004年入伍以來,張學千經歷大大小小的撲火上百場,但像這樣高強度的連續作戰還是頭一回。張學千說,他們以地為床,以天為被。每天凌晨12點睡下,早上4點起來,整整工作20個小時。

  濃煙熏眼睛,熱量高導致呼吸難受,這些救援中常出現的情況對于消防指戰員來說都是挑戰。除了自然環境,消防指戰員的身體體能也接受著巨大考驗。成都森林消防大隊三中隊代理排長侯正超回憶道:“在滅火作戰中,每人要負重15--25公斤的撲火裝備在海拔3200--3500米的山上行走。體力支撐不住的時候,我們完全靠意志力前行。一些指戰員腳上磨起血泡甚至已經化膿了,仍然咬牙堅持行動,直到將所有火撲滅。”

微信圖片_20190425032615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消防指戰員進行消防救援實戰演練 光明網記者/劉希堯攝

  9天9夜的連續艱辛奮戰,年輕消防指戰員樂觀豁達的態度,以苦為樂的精神實在讓人動容。張學千大隊長說:“我們這批消防指戰員平均年齡雖然才23到24歲,但他們在滅火作戰中沖在最前,干在最先的作風真正體現出了什么是刀山敢上,火海敢闖,召之即來,戰之必勝。”

  如今,“最美逆行者”成了大家對消防員最多的贊譽。在張學千大隊長看來,“逆行”二字更多的是一種擔當和使命。“險情中逃離是人的本性,消防救援作為同老百姓貼的最近、聯系最緊的隊伍,為他們保障生命財產安全,讓他們從絕望到看到希望,這才是一個消防指戰員應該存在的價值。”




為林而生,他們是森林消防員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成都4月24日訊(記者 何欣)對于森林消防員來說,每年的春天都是緊張和忙碌的,研判火勢、奔赴火場,撲打火帶、清理煙點。除了這些,他們的日常仍是你不可想象的。他,曾經連續9天沒洗過臉,累了就睡在車里或山上;他,曾經在火場一天經歷四個季節……

  4月23日,記者跟隨“追夢火焰藍”網絡主題宣傳活動來到成都特種救援大隊,走進消防員們的身邊,聽他們講“打火”的故事……

  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成都特種救援大隊在進行實戰化操場作業。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何欣攝

  執行任務時,他們赴湯蹈火

  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成都特種救援大隊一中隊二班班長何知宏,四川人,19歲入伍,如今已13年。回憶剛入伍時,何知宏說“特別興奮、看見火就想往前沖!”入伍這么多年來,何知宏經歷過幾十次森林滅火,這么多次火場“打火”的經歷,讓他摸到了一些森林火災的規律,“常年不燃火的地方會容易出現火情”。今年清明節后的一次救火,持續了九天。九天里,何知宏沒洗過臉,累了就車上睡、山上躺,而這只是任務中的家常便飯。

  成都特種救援大隊始建于2002年,這些年來,主要擔負森林防火滅火、水域、地震、山岳等綜合應急救援任務。該大隊目前一共有四名“00后”消防員,談雷雷就是其中一名。今年是他成為消防員的第二年,迄今為止,他一共參與了八次森林救火。去年大年初三,是談雷雷第一次下火場,雖然只負責清理煙點的工作,但他還是感受到了執行任務的艱辛,這場火災十天才徹底撲滅,由于受地理條件影響,該地晝夜溫差極大,“一天就差不多要經歷四季,衣服干了濕,濕了干”。

  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成都特種救援大隊在進行實戰化操場作業。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何欣攝

  日常訓練中,他們挑戰極限

  每年的11月到次年5月底,都是森林火災多發期。這期間,消防員們要時刻準備著上火場。

  面對森林大火是什么感覺?何知宏說,火燒起來有上百米高,短短兩三分鐘,一座山燒光,即使隔著幾十米,風吹來都是灼熱的。“在滅火過程中,需要近距離水泵滅火,但火會向上打,把人圍住形成一個“火圈”,這就需要克服恐懼的心理障礙,”何知宏介紹說,“這項任務很艱巨,一般都是由班長和有經驗的消防員負責。”

  但何知宏說,救火最辛苦的其實是在機動途中。“從宿營地到火場,背上是幾十公斤重的設備,上山的路異常難走,1公里要走上3、4個小時,由于要趕在九點前到達火場,每次凌晨4、5點鐘就要上山,如果風大了,要往林子里撤,又要幾個小時。”

  為了應對火場上的考驗,消防員們日常也要進行艱苦的訓練。訓練是“1+3”模式,“1”是防火訓練,“3”是水域、地震、搶險救援。日常訓練中,要進行理論上的學習理解,滅火裝備的操作,實戰化訓練,人裝結合的練習,以及野外模擬訓練。此外,還有火場心理行為訓練——鉆火圈,克服對火的心理障礙。

  他們,常年穿梭于密林深處,守侯林海和高山;他們戰火魔、斗洪峰,經歷著生與死的考驗;他們是森林消防員,用實際行動守護著祖國的綠水青山。

苦練強能 預防為主 他們不僅是“守夜人”更是“守護人”

4月23日,成都森林消防大隊開展訓練。(徐輝 攝)

4月23日,成都森林消防大隊開展訓練。(徐輝 攝)

  央視網消息(記者 徐輝)4月23日,成都森林消防大隊院內救援車輛整齊排列,一場消防演練正在展開。森林消防員像往常一樣背負15公斤以上的裝備奮力奔跑,在4分30秒內完成12根管帶與水泵的架設與撤收,汗與水淌在每個人的臉上……

  練兵為強能,強能上一線。這是為了一旦發生險情能在最短的時間完成救援任務。

  苦練強能 “新兵蛻變合格消防員

  古語用“川中美景不勝數,天下山水在于蜀”來描述四川的旅游資源。但在森林消防員眼中,名勝古跡、山水森林作為國家的珍貴資源,更多的只是他們守衛的對象。

  談雷雷,2000年出生,是成都森林消防大隊4名“00后”之一。今年是他穿上“火焰藍”的第二年。兩年中,談雷雷已經8次趕赴火場,成功完成救援任務。

  他還清楚記得大年初三第一次趕赴火場時的心情:“雖然平時都是按照實戰進行訓練,但在趕赴火場的途中,心里還是禁不住有些緊張。”那次上山打火,談雷雷的任務是在戰友撲滅明火后清理煙點。

  4月7日,冕寧縣臘窩鄉發生森林火災,成都森林消防大隊奉命支援。談雷雷身負約15公斤的管帶框,和戰友共同完成水泵和管帶的架設任務。“現在不會感到緊張了,只想著盡快滅火,讓森林免于火災。”

  談雷雷的迅速成長與日常的嚴格訓練密不可分。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大隊長張學千介紹,消防、森林公安轉制后,森林消防承擔著救援搶險、防火滅火、野生動物保護等職能。

  為此,森林消防制定了1+3訓練模式,即森林防火滅火為主,同時開展水域搶險救援、抗震救災、山岳救援。“周一徒手5公里長跑、周二負重15公斤長跑、周四徒手10公里跑。周三周五是基礎體能的訓練和裝備維護保養。”

  訓練嚴格是森林消防員的普遍感受,但在代理排長侯正超看來,這也正是對森林消防員的愛護。

  侯正超介紹,四川省多陡山密林,森林消防員經常要負重幾十公斤面對六七十度的陡坡,手腳并用往上攀。“只有平時苦練,才能在實戰有良好的身體素質保障,以應對所有可能遇到的突發情況。”

  據了解,今年以來成都森林消防大隊已7次支援滅火,圓滿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

  預防為主 做名勝古跡“守護人”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青城山靠前駐防分隊森林消防員在景區內巡邏,宣傳森林防火知識。(徐輝 攝)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青城山靠前駐防分隊森林消防員在景區內巡邏,宣傳森林防火知識。(徐輝 攝)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有一支“特殊”隊伍——青城山靠前駐防分隊,分隊由四十余名森林消防員組成。說他們“特殊”是因為他們擔負的是青城山、都江堰景區的森林防火滅火任務。

  每年的12月1日至次年5月31日森林防火期,成都森林消防大隊一中隊四班班長鄧雨誠都會駐守在青城山,至今已有7年。

  青城山,中國四大道教名山之一,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AAAAA級旅游景區。節假日每天約有4萬游客來到這里。

  鄧雨誠早已沒有了初來青城山駐守時的新鮮感,用他的話說“因為太熟悉了”。

  鄧雨誠介紹,游客走的都是已開放的區域,只占整個青城山10%多一點,其他的地方森林消防員也會巡查。景區內往返一趟需要約3個小時,后山巡查一遍則需要約7個小時。“可以說這里的一草一木,我們都很熟悉。”

  成都森林消防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唐天鈞介紹,青城山和都江堰景區內都有眾多道觀、寺廟等名勝古跡,一旦發生火災,后果不堪設想。

  青城山靠前駐防分隊堅持“預防為主、積極消滅”的森林消防方針,唐天鈞和戰友們把預防做到極致。

  “因為景區內人類活動以游客為主,不可控的因素很多。”為此,森林消防員在每個景區的門口、關鍵節點都設有火種自棄箱。在每年的春節、清明節,森林消防員會向每個進山祭奠人員講解用火注意事項。

  為以防萬一,青城山景區內還建設有30個消防蓄水池,做到不出500米便可找到蓄水池。

  “我們從2004年駐防至今,只發生過一次老君閣因蠟燭被吹倒引燃簾布的警情。因為各個道觀防火意識很高,都有滅火設備,火很快就被撲滅。”唐天鈞說。

  唐天鈞介紹,隨著宣傳的深入,游客的防火意識也在逐步提高。但也有游客防火意識不足,甚至發生過游客帶著酒精爐準備野炊、帶燒烤架準備燒烤的情況,幸虧巡邏的森林消防員及時發現予以制止。

  “人們來到景區不要把自己當成游客,森林資源、名勝古跡屬于每一個人。大家都應該愛護它、保護它,讓它們世代傳下去。”唐天鈞說。





大草原的守護者 平凡家里的超級英雄

中國青年網呼倫貝爾4月24日電(記者 曹迪)呼倫貝爾大草原,這里獨特的自然風光與各類珍貴的野生動物構成了我國北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這里更是海拉爾森林消防大隊一代代指戰員守護的金山銀山。森林消防員們頭頂邊關冷月,仰望大漠繁星,爭分奪秒只為多挽救一片綠色。

  內蒙古森林消防總隊呼倫貝爾支隊海拉爾大隊二中隊的中隊長叢德龍。 中國青年網記者 曹迪攝

  叢德龍,內蒙古森林消防總隊呼倫貝爾支隊海拉爾大隊二中隊的中隊長,接受記者采訪的當天,他剛剛從一場滅火行動上下來。這次作戰轉了三次火場,最后一場火更是拼搏了4天4夜。然而歸隊之后,叢德龍依然緊握對講機,他說:“連洗澡的時候對講機都不能放下,要時刻做好戰斗的準備。”


未來一周 我們一起走近消防救援“逆行者”

微信圖片_20190424180937


       央視網消息(記者 徐輝)4月23日,由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和應急管理部新聞宣傳司聯合舉辦的“追夢火焰藍”網絡主題宣傳活動在四川成都啟動。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應急管理部新聞宣傳司、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四川消防救援總隊、森林消防總隊有關負責同志以及10家中央和地方新聞網站記者出席啟動儀式。

  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負責人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應急管理工作高度重視,先后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親自領導、運籌和推動形成中國特色應急管理體制。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有警必出、聞警即動,奮戰在人民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希望媒體記者在此次活動中俯下身、沉下心,采寫有溫度、有鮮度、有深度的好作品,為應急管理事業營造良好網上輿論氛圍。

  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負責人表示,這次活動是深入踐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訓詞精神的實際行動,也是加強網絡輿論工作、匯聚應急管理事業正能量的重要舉措。希望媒體記者用鏡頭定格歷史、用筆墨記錄真實、用話筒架起橋梁,講好“人民消防為人民”故事,引導公眾關注、理解、支持應急救援事業。

  未來一周,30余位中央和地方新聞網站記者,將分南、中、北三線,分別奔赴四川、云南,湖北、湖南、上海,內蒙古、黑龍江、吉林等地基層一線,用手中的筆和鏡頭講好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的英雄故事,展現他們在各類災害事故救援中刀山敢上、火海敢闖、不怕犧牲的戰斗精神。



“追夢火焰藍”網絡主題宣傳活動啟動

微信圖片_20190424095919

啟動儀式現場 圖源: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章文君):4月23日,由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和應急管理部新聞宣傳司聯合舉辦的“追夢火焰藍”網絡主題宣傳活動在四川成都啟動。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應急管理部新聞宣傳司、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四川消防救援總隊、森林消防總隊有關負責同志以及10家中央和地方新聞網站記者出席啟動儀式。

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負責人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應急管理工作高度重視,先后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親自領導、運籌和推動形成中國特色應急管理體制。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有警必出、聞警即動,奮戰在人民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希望媒體記者在此次活動中俯下身、沉下心,采寫有溫度、有鮮度、有深度的好作品,為應急管理事業營造良好網上輿論氛圍。

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負責人表示,這次活動是深入踐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訓詞精神的實際行動,也是加強網絡輿論工作、匯聚應急管理事業正能量的重要舉措。希望媒體記者用鏡頭定格歷史、用筆墨記錄真實、用話筒架起橋梁,講好“人民消防為人民”故事,引導公眾關注、理解、支持應急救援事業。

未來一周,30余位中央和地方新聞網站記者,將分南、中、北三線,分別奔赴四川、云南,湖北、湖南、上海,內蒙古、黑龍江、吉林等地基層一線,用手中的筆和鏡頭講好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的英雄故事,展現他們在各類災害事故救援中刀山敢上、火海敢闖、不怕犧牲的戰斗精神。



三峽大壩上護船15年 “零事故”背后藏著一本秘笈



央廣網宜昌4月24日消息(記者陳銳海)三峽大壩的五級船閘間,裝載著化學危險物品的幾艘貨船緩慢向前挪動,逐級過閘。岸上的消防隊伍如影隨形,消防員的雙眼緊盯貨船,絲毫不敢松懈。船走到哪兒,他們就緊跟到哪兒。一趟下來要走1.6公里,卻要花費他們3-5個小時。

  對湖北宜昌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來說,這就是它的日常工作。消防大隊就像一支保鏢隊伍,要隨時處理一切突發事故,保障船只與大壩的安全。

  

  消防隊在閘區岸上護送危化品貨船。(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供圖)

  三峽工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具有巨大的防洪、發電、航運等綜合效益。工程修建后,過往的大型船舶都需要經過五級閘口。每個閘室長為280米,寬只有34米。空間密閉、狹窄,每日卻有一批裝載汽油、甲醇、乙醇、丙酮等易燃易爆危化品的船舶途經其中。在消防員們看來,這些貨船就像移動的炸彈,“稍有意外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災難”。

  然而,在此守護了15年、護航4300余次的這支消防特勤大隊,卻將20000余艘危化品貨船安全送過壩區,創造了“零事故”的記錄。

  

  大型船舶經過三峽大壩五級閘口。(央廣網記者 陳銳海 攝)

  15年“零事故”背后的秘笈是什么?

  左岸中隊隊長陳魏認為,首先要認真、耐心做好隨船監護工作。“閘區冬天是風口,夏天像火爐——太陽當頭時,地表溫度高達六七十度。”他說,穿著近20斤重防火服、還背著設備的消防員,三五個小時走下來,往往大汗淋漓,衣服上能留下鹽漬。長年累月,人也被曬黑了。而遇到雨雪天氣,他們非但不能休息,還要花更長時間護送因天氣而逗留的船只。

  “只有一絲不茍,才能排查出隱患。”當了15年消防員的陳魏說,這些年能堅持下來,靠的是一種榮譽感。有時山上的游客看到他們在護航,會拿起手機給他們拍照。這讓陳魏覺得自己的付出是被認可的,有價值的,“很驕傲”。

  

  訓練中,消防員在模擬救火。(央廣網記者 陳銳海 攝)

  左岸中隊政治指導員李學根對此感同身受。他認為,保護好三峽大壩,讓人們看到它的雄壯,他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在李學根看來,15年的“零事故”記錄還離不開消防大隊日復一日的訓練。滅火、拎沙包、扛燃氣罐……無論新兵還是老將,消防員每天都要進行體能和技能訓練,不分陰晴雨雪,有時要練上七八個小時。“只有千錘百煉,模擬任何情況下的救援,才能確保災害真正發生時,我們能快速、高效、安全地實施救援。”李學根說。

  此外,技術創新也給這支隊伍的救援工作注入新力量。陳魏和戰友設計的干粉快速擴散器,加快了地下電廠廊道的滅火速度。據陳魏介紹,地下電廠廊道長且曲折,一旦發生火災,用傳統的滅火器撲火,既低效又不安全。為此,他和伙伴沒事就琢磨怎么改進滅火方法。經過一個月的嘗試,他們設計了這個便攜、能遠程噴射大量干粉的機器——十秒可撲滅100米廊道上的火。同時,他們還發明了便于從閘室往岸上送人的救人軟梯等。

  

  訓練中,消防員模擬用干粉快速擴散器滅火。(央廣網記者 陳銳海 攝)

  在三峽壩區消防特勤大隊政治委員林海看來,這就是隊魂的力量。他說:“這個隊伍要有信仰,要知我三峽、愛我三峽、守我三峽,才能更好地服務和保護它。



火焰藍戰士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四月,西昌最美的季節,淚水打濕了朋友圈。“這個點出發,又是木里,心中五味雜陳……”“難忘的一天,跋山涉水走了將近15個小時,全身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但是沿途原始林區的風景還是很美麗的,很多人應該一輩子無法領略吧。”“剛剛在享受半個月一次的周末輪休,又有火情。兄弟們太想我了,帶上我的撲火服,直接把車開到家門口來接我,這就是基層消防指戰員的日常。”

4月6日,是四川涼山森林火災中犧牲消防員的“頭七”,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中隊長張浩的骨灰,安放進烈士陵園,藍花楹正在綻放。

西昌大隊的駐地,櫥窗里貼著一張心形的“笑臉墻”,這是消防指戰員更換火焰藍制服后,今年春節剛剛拍攝的。如今,滿墻笑臉中的27位小伙子再也沒能返回駐地,他們的生命定格在了2019年3月31日。

王順華:蘑菇云一樣一下子往上沖,爆炸那一瞬間吸出來的火一起往上沖,那個火有五六十米高。

胡顯祿:就像出車禍一樣,一瞬間,當時就想到兩個字:絕望。

趙茂亦:10秒,感覺我經歷了一個世紀那么長,我該跑不出去了。然后我就全身一蜷,從倒木那里往下滾,我已經感受到大火在我背上那個溫度。當時往后面喊我們的戰友,已經沒有人答應了。

29歲的張浩,新婚不久,朋友圈里都是和撲火有關。西昌一中的蒲建軍老師一直記得張浩高中時的夢想。蒲建軍說:“我知道他當時想考軍校是08年的時候。08年四川地震,當時我們學校也在外面躲地震,晚上他和同學交流的時候,他就希望讀軍校。”

成績優秀、陽光、樂觀、總是笑瞇瞇的,籃球打得好,總替別人著想,這是老師心中的張浩。蒲建軍回憶說:“前不久,他和他的同學還有我在一起,我們說他打火的時候能不能靠后一點,他說第一他是黨員,第二,他手下的都比他年齡小得多,18歲、19歲、20歲左右的,他說他不沖在前面,讓人家小兄弟沖在前面,怎么可能呢。”

怎么能讓戰友、兄弟沖在前面!在四中隊一班消防員褚正庭、郎志高眼里,中隊長就是他們的大哥哥。

褚正庭:人比較直,你有什么錯、缺點,他馬上給你指出來,人也特別好,對下面的兄弟也比較負責。每次出任務都是沖鋒在前面。我感覺對我幫助特別大,但是幫助我的人已經沒有了。心里面很難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腦子里面一片空白。

郎志高:總感覺張隊長特別像一個大哥哥的樣子,在平時軍事方面他會對你特別嚴厲,在生活中,對你特別照顧,你有啥他都能看得出來。

涼山州森林覆蓋率超過45%,是長江上游重要的生態屏障。豐富的森林資源也給防火帶來巨大的壓力。這幾天,涼山州的冕寧、木里等地又發生森林火災,集結號吹響,張浩的戰友們依然戰斗在一線火場。

消防員是和平年代犧牲最多的職業。過去十年,全國有300余名消防員犧牲在救援一線,平均每個月3名。

山西臨汾,3月15日,鄉寧縣棗嶺鄉衛生院北側發生山體滑坡,造成衛生院一棟家屬樓、信用社一棟家屬樓、一座小型洗浴中心垮塌。

當晚7點,山西省臨汾市消防救援支隊襄汾大隊接到指令,增援鄉寧縣滑坡現場救援。

70多米深,80多度陡坡的現場,救援的復雜和難度,襄汾消防中隊指導員王岳還從未經歷過。王岳說:“這次是綜合性的,因為它不光有地震的那些特性,有房屋倒塌,它主要是滑坡,所有東西都相互堆疊到一塊兒,相互之間支撐著承重,好多東西不能動,一動很可能再坍塌或者二次滑坡,救援難度比以前都要大。”

當晚,襄汾消防的增援隊伍進入現場時,剛剛發生過二次坍塌。11人的救援隊伍分成兩個小組,用繩索、鉤子先滑到溝底,再徒手爬上對面的廢墟救人。

救援人員:寶貝,在呢,都在外面等你。叔叔給你買飲料,想喝什么?

孩子:蜜桃。

救援人員:行,叔叔給你買蜜桃啊。

孩子的哭聲從廢墟里傳來,因為埋得太深,根本看不到具體位置,只能用工兵鏟、破拆工具組邊破拆邊支撐,怕萬一掉下來建筑構件砸到孩子,消防員們戴著手套徒手挖通道。

王岳:看不見燈光,我們也不知道他的位置,光能聽見聲音,小孩一直在哭。

王如榮:一直在跟他溝通,不讓他睡著。

高明濤:一開始就是叫爺爺,爺爺,爺爺,我說我就是爺爺,當時為了穩住他的心情,他說你不是,你是叔叔。我說你爺爺在哪里,他說他爺爺在河津。

王如榮:不單跟他交流,還把他耳朵里的土、臉上的泥全都清理了。

孩子是在洗澡時被壓在垮塌的廢墟下的,邊哭邊喊冷,通道挖到能遞進去衣服,消防員趕緊先把救援服給孩子裹上。救援空間狹窄,三個人只能人連著人,采用半臥的姿勢,一刻不停地挖。

高明濤:基本上是躺在里面,一個人一個人躺著慢慢往出移。每拆一塊東西,都得考慮風險。

王如榮:我們都給它挖空了,小孩子的最前面是滑坡,隨時都可能滑坡,因為上面有斷層,一面是整個一個墻體,已經斷開三份。

高明濤:小孩頭上有一塊預制板,本來是直的,啪一下斷了,鋼筋連著,每拆一塊都得看著。

王岳:邊走邊進行支撐。

王如榮:塌了就特別危險,拆哪一塊,打哪一塊,我們都是經過嚴格地細判。

挖了四個小時,6米多長的L型通道挖好,三位消防員的手套早已磨破。

王岳:到后來我們救援的時候,小孩都非常地堅強。我們看見他了,跟小孩說閉上眼睛,小孩特別聽話,自己把頭抬起來眼睛閉上,特別配合我們。

王如榮:就像在救自己的孩子一樣,特別著急,因為我們是一個父親。

孩子的身體已無大礙,目前還在醫院鞏固治療。在這場災難中,孩子的三位親人遇難。王如榮一直惦著,他承諾孩子的水蜜桃味飲料一定得先兌現。王如榮說:“我們因為值班,現在人少,現在還欠著孩子飲料呢,肯定會給孩子買飲料,這是一個承諾,欠下孩子的。”

襄汾消防最近出警頻繁,4月份最多的一天,出警10次。從警鈴響起,到登上消防車,夏天45秒,冬天不能超過1分鐘。

無論是開門取鑰匙、摘馬蜂窩這樣的小事,還是滅火救災、搶險救援,消防員都是第一時間出征。生活中,火焰藍戰士就是這樣守護人們每一天的歲月靜好!

王岳:老百姓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及時地出現。其實也不想成為英雄,我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干好。

王如榮:給生者希望,給死者尊嚴。

王順華:不可能當個逃兵,我們肯定是扛著自己身上的那份責任。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