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理論(停用,請勿錄稿)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您當前位置:首頁/兵團人

李福乾:將“土方子”傳下去

作者: 謝增杰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06-13

20歲進疆,21歲跟著老師傅學習獸醫技術,一干,就是一輩子。

漸漸地,他老了,干不動了。

前些日子,他寫了本“書”--《我一生從事畜牧獸醫工作的點滴體會》,把他的心得、“土方子”寫下來,他說:“我想把它傳下去,將來要是有點用呢。”

從嚴格意義上講,這本17頁紙打印出來的“書”,并不能稱之為書,沒有書刊號,沒有專家題序,沒有印刷成冊。上面記錄了他從醫50余年來,牲畜的21種常見病、罕見病及治療方法。

他叫李福乾,是十三師紅星四場的一位老獸醫,今年75歲。

說起入這行的原因,李福乾用了一個詞--“陰差陽錯”:“剛開始,我是奔著錢來的。”

1964年夏,河南許昌遭遇洪水,地里的小麥遭了殃。

以地為天的莊戶人家,無可奈何。當時,在哈密工作的叔叔李瑞生告訴李福乾:“上新疆去,打土塊、篩沙子,都能掙上錢。”

對外面世界的向往,加之家鄉此般境況,李福乾決定,去新疆試一試。

幾經輾轉,幾經波折,1964年月底,他和家人來到了紅星四場,開始收麥、治堿。之后,他跟著獸醫杜道全一邊放羊,一邊學習技術。

剛開始,李福乾每個月的工資是36.96元。蘸著唾沫數錢的時候,李福乾很開心:“累點,但能掙著錢了。”

1966年春,杜道全退職回家。

當時,團場有15個畜牧點,共多只羊,120多匹馬,300多頭牛。

學了一年多的李福乾“趕鴨子上架”被迫出師。好在,他機靈,好學、愛學。

“再后來,是奔著喜歡去。”李福乾告訴筆者。他逐漸喜歡上了這個行業。

1967年,李福乾前往該場養殖戶張良海家騸羊。當晚,下起大雨,張良海未在意,兩天后,10多只羊羔生病了。

“李醫生,快幫我想想轍,急死我了。”張良海急得嘴上都起了泡。

“二次手術,并注射青霉素。”他開出“藥方”,3天后,病羊均痊愈。

李福乾邊治療邊摸索,技術日臻純熟。漸漸地,周邊的養殖戶遇見他時,都尊敬地和他打招呼:“李醫生好。”

笑,發自內心,從愁眉不展到喜笑顏開,養殖戶臉上的笑容,讓李福乾覺得內心很滿足,這職業,挺有面子。

1984年秋,養牛戶袁興旺的奶牛誤食沙子導致無法排便,“這是沙結癥。當時,我用清油、硫酸鈉、鹽水灌之,4天后,病牛痊愈。”他回憶道。

2002年,鄭中亮家的奶牛產子后無法站立。

“缺鈣。我為母牛輸入葡萄糖酸鈣、鹽水,抱著牛娃子在旁邊呼喚,奶牛脫離危險,顫顫巍巍地站起來。”講起這一段,李福乾笑了,“牲畜同人一般,這是母愛的力量。”

漸漸地,牲畜難產、吃爛瓜中毒、破傷風、急性巴氏桿菌……各種情況李福乾都能從容應對,他成了獸醫“大拿”

2003年,退休后,李福乾在紅星四場開了家私人獸藥店:“干了一輩子,一下子身邊沒了牲畜的叫聲,覺得空落落的。”

提筆寫“書”時,李福乾說,“我不想留遺憾。”

從籌劃到完成,改了又改,李福乾用了近兩年的時間,他想把關于牲畜的所有病歷、治療方法都寫下來。

“愿意當獸醫的人越來越少了,現在也不像從前,沒有那么多病例,就沒有那么多經驗可循。我還算有點經驗,這些法子都是我自己親自驗證、行之有效的,算是為同行和后來者,留下點參考吧。”

采訪快結束時,李福乾輕呼一口氣,像是完成了一項任務,臉上表情輕松,咧開嘴,笑了。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