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理論(停用,請勿錄稿)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石河子的丁香樹

作者: 高永明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06-18

每年5月中下旬的時候,石河子的丁香花就盛開了,散發著獨有的芳香。

每回走在石河子賓館和石河子體育館前這兩條人行道上,就能美美享受到丁香花的濃郁花香,讓人迷戀,讓人陶醉,讓人流連忘返。

丁香花讓我沉醉,每次的欣賞,每次的觀望,每次的聞香,丁香樹在我眼里就變成了石河子無數綠樹中的奇樹。那嫩綠肥厚的大葉子間顯露著一簇簇白黃色的碎花,擁擠著,你推我搡,伸頭露腦,羞怯地欣賞著石河子的景色,觀察著軍墾新城的變遷。

石河子的丁香樹,花朵純真清秀,葉片嬌小可愛。滿樹的枝葉,恰似這座年輕城市的建設者,不管酷暑寒涼,不顧風霜雨雪,依然穩坐枝頭,安靜地度過春夏秋冬,年復一年地陪伴著美麗芳香的花兒。那一抹大膽的色彩濃妝,那一股股讓人不由自主沉醉的濃香,透著淳樸與真誠,仿佛讓你進入朦朧意境中,回憶開發建設石河子這座城市進程中發生的難忘而又感人的故事。每次細細品味丁香花的芬芳,總感覺其中有陽光的味道,有泥土的記憶,還貯藏了某種神秘的東西。

石河子的丁香樹詳細種植年份我沒有調查清楚,就我目前在新疆境內看到過的丁香樹而言,石河子的丁香樹是長得最粗最壯最茂盛的。

每年丁香樹一開花,整個石河子城區香氣四溢,到處彌漫著丁香花的味道。丁香樹開花的時候,附近的24社區的老頭老太太,專門提著馬扎,牽著自家孫子孫女,循著香味坐在賓館大門前的丁香樹下,聊聊家常,給孩童講述當年開發建設石河子的故事;感嘆改革開放給石河子這座軍墾新城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感恩國家如今的惠民政策,對老人和孩子的關懷。一位滿頭白發的老軍墾仰起頭,猛吸一口香氣,感嘆道:“感謝開發建設石河子的老戰友們,栽下丁香樹,讓子孫后代都能聞著花香。”那丁香花似乎聽懂了老人的語言,立在枝頭的花朵,一股腦兒地將芬芳散發給這些老人,讓有夢的石河子人在花中沉醉。

石河子的丁香樹種叫暴馬丁香,別名白丁香,屬落葉小喬木,最長花期達20天甚至1個月之久,最高株樹可達10米。樹皮紫灰色,粗糙,有裂紋,有光澤,皮孔灰白色。喜溫濕、耐寒。主要分布在我國東北、華北和西北。暴馬丁香還被視為西海菩提樹。真正的菩提樹只生長于熱帶、亞熱帶。中國只有華南、東南沿海一帶才適宜生長。

石河子的丁香樹,每棵樹有每棵樹的地盤。它們把根須扎進泥土,把枝葉和花兒舉到高處。一棵棵丁香樹在石河子園林工人的辛勤培育下,就像連通地下與外界的管道,汲取地下的營養,源源不斷地傳輸到地上,化作花、化作葉、化作果,給石河子人帶來芳香。

石河子不僅植有丁香樹,還有在各條道路兩旁、小區里栽種的槭樹、白蠟樹、榆樹、楊樹、槐樹、柳樹、沙棗樹、海棠樹、蘋果樹、山楂樹、核桃樹等,它們共同守護著石河子的環境。這些樹為群眾提供片片樹蔭,送來陣陣花香。它們讓石河子的道路不再遭受烈日炙烤,讓所有石河子人都能幸福地分享樹蔭給它們帶來的快樂。孩子們在樹下玩耍,老人們在樹下休息乘涼,下棋的、打牌的、唱歌的、跳舞的,在歌聲中和談笑聲里慢慢剪裁生活,樹枝上多情的鳥雀偶爾鳴唱一曲、啁啾幾聲,給斑駁的時光添了幾多美妙。

石河子的丁香樹和其他樹木聚在一起,攜手成林。一片林帶,支撐起一條馬路,一個社區。城在樹中,人在花中,棵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用繁茂枝葉庇護著石河子這座新城。石河子有了樹的庇蔭,有了花香,石河子就無愧于“年輕的城”的美稱。

丁香樹屬于長壽樹種,管理得好可陪伴幾代人。密密麻麻的年輪,在清晰地訴說著它們的經歷。石河子西公園也有丁香樹,幾棵小丁香樹,竟然也爭先恐后地開了花兒。感謝石河子園林工人,他們懂得丁香樹的心思,每年給它們澆水、施肥、噴灑藥物,保護丁香樹和伙伴們健康生長,讓人們在觀賞時觸摸到丁香樹的體溫,分享丁香樹帶來的芳香。

感謝丁香樹。它們立足天山腳下這片沃土,它們體內流淌著石河子這片熱土中的血液,印刻著老一輩軍墾人的期待,傳遞著軍墾新城的愿景。在石河子這片土地上生長的每一棵樹,都是軍墾人流血流汗艱苦創業的成果,它們為人們遮風擋雨,開花結果,或作呵護之傘或作棟梁之材或作可食之物。每棵樹又宛如一位歷經滄桑的智者,堅守在石河子,終將奉獻一生。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