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兵團人

邊境線上的“鐘槐哨所”

作者: 陳志奎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11-06

電視劇《戈壁母親》在昭蘇墾區外景地拍攝,感同身受于主人公鐘槐無怨無悔守邊護邊的事跡,四師七十四團干部群眾親切地稱哨所為“鐘槐哨所”.在該團漫長的邊境線上,分布著許多“鐘槐哨所”,生活著許許多多的“鐘槐”。

邊境線上的“鐘槐哨所”


深秋時節,納林果勒河靜靜地流淌,在無人打擾中仿佛沉默了幾個世紀。

這里是昭蘇最西端,四師七十四團所在地,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境。隔著納林果勒河,一眼就能望見河對岸哈薩克斯坦的村落和民居。團場群眾常開玩笑說,一陣狂風過后,河邊的樹一旦倒下,樹干可能就“出了國”.

七十四團是四師邊境線最長、戍邊任務最重的邊境團場,數百名護邊員擔負起了維穩戍邊的重任。

多年以后的今天,護邊員何軍依然記得,那些寒冷徹骨的夜晚,他和妻子王美玲巡邊行走在曠野之中,安靜地能聽得到彼此的腳步聲和呼吸聲。手電筒發出探照燈般的光亮,在夜幕里撕開了一道口子,把他們的視線引向荒僻深邃處。半百之年的兩個人,裹著厚厚的軍大衣,口里呼著白氣,談不上太多的革命浪漫主義,夫妻哨下,兩口子的溫情脈脈與深沉的家國情懷融為一體。

狐貍、野雞、蛇,甚或偶爾碰到的熊……他們已經習慣了這些不速之客,就像習慣了周遭的坡坡坎坎和溝溝洼洼,那些褶皺早已楔入生命的年輪。護邊守邊,要用腳步來丈量,也可以用膚色來衡量。常年戶外巡查,風吹日曬,強烈的紫外線下,黑紅和粗糙的面龐成了每一個護邊員的標配。

直到幾年前,何軍和王美玲的夫妻哨才增添了6個人。隊伍壯大以后,團場成立了現在的護邊員執勤點。這樣的執勤點,星羅棋布般分布在邊境線上,其中最著名的一處,莫過于有著“萬里邊關第一哨”之稱的“鐘槐哨所”。

如同可克達拉結緣于《草原之夜》,“鐘槐哨所”的名稱源于一部電視劇。2007年,《戈壁母親》在昭蘇墾區外景地拍攝,感同身受于主人公鐘槐無怨無悔守邊護邊的事跡,團場干部群眾親切地稱哨所為“鐘槐哨所”.在七十四團漫長的邊境線上,分布著許多“鐘槐哨所”,生活著許許多多的“鐘槐”.他們一邊生產、一邊巡邏,擔負著邊境管理員、國防知識宣傳員、邊境情況報告員的重任,成為邊境線上永不換防、永不轉業、永不挪位的生命界碑。

蒙古族護邊員布仁特克斯就是其中一員。他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卻有著20多年的執著堅守。行程匆匆,雖沒有機會謀面,但佇立在曾經的“鐘槐哨所”--布仁特克斯最早居住過的低矮的木屋門前,那段胼手胝足、篳路藍縷的守邊歲月仿佛歷歷在目。同行的伊犁墾區報社同事告訴我,當時一夜大雪能下半米多深,哨所的木門第二天都很難打開。

如此惡劣的生存環境下,布仁特克斯初心不改矢志不渝。20年來,每天清晨,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五星紅旗在這片土地上升起。很多人不解,荒無人煙的地方升國旗給誰看?布仁特克斯鄭重地說,升起國旗,就代表這里是中國的領土。

去年,“草原之夜”四師可克達拉旅游推介會在江蘇省鎮江市舉行,“鐘槐哨所”也在推介之列。如今,“鐘槐哨所”已成為伊犁河谷紅色經典旅游路線之一,成為疆內外游客感受軍墾文化的重要窗口。

颯颯秋風中,界碑巍然屹立,山坳里,納林果勒河流水淙淙。種地就是站崗,放牧就是巡邏;站著是豐碑,倒下是路標。一代又一代,如同接力一般,護邊員的人生故事周而復始地續寫。

打開布仁特克斯的《護邊日記》,樸實的文字令人動容:“一個人走在邊境線上,站在神圣的界碑前,我從未孤單過。因為我是祖國的護邊員,我的身后是祖國!”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