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苦是什么味

作者: 劉奔海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11-07

我是這幾年才開始吃苦瓜的,不是因為它是多么高檔的蔬菜,而是因為它的苦,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樣,一直拒絕著這種蔬菜。

很小的時候,我就嘗到了苦瓜的滋味。一天母親從地里摘回幾個苦瓜,笑著問我見沒見過這種瓜,我看到它青青的表皮疙里疙瘩的,像癩蛤蟆的背,用手摸來摸去,想吃卻又不敢吃,母親說,這叫苦瓜。

母親清炒了一盤苦瓜片,菜端上了桌,我瞅著那盤令人垂涎欲滴的苦瓜,拿起筷子就夾了幾片放進嘴里,一嚼,啊,滿嘴都是苦味,像藥一樣苦,于是趕忙咬了一口饅頭,把那苦味壓下去。還真有這么苦的瓜?從此,苦瓜之苦便深深地印在腦海里,我再也沒吃過它,每次看到餐桌上有苦瓜這道菜,我就想,這么苦的瓜,怎么還有人吃?

長大后成了家,我也開始學著燒飯做菜,也需要經常去菜市場買菜,但苦瓜我是從來不會買的,每次看到菜攤上的苦瓜,那種苦澀的滋味便條件反射般在口腔里蔓延。

對苦瓜的由惡轉愛源自買菜時賣菜的大姐隨口說的一句話。

一個夏日的清晨,我又去菜市場買菜,在一個菜攤前我停下了腳步——是被攤上的苦瓜吸引,那苦瓜快要熟透了,青綠中透著橘黃,很是誘人。攤主是個50歲左右的大姐,她看我注視著苦瓜,笑著問我:“大兄弟,買上幾個吧?”我趕忙擺手,說太苦了,不敢吃。沒想到大姐立刻反問道:“你沒吃過苦吧?苦瓜都不敢吃!”吃“苦瓜”與吃“苦”有什么關系?難道吃過苦,苦瓜就不苦了?可轉念一想,從小到大,人生道路雖不算多么曲折坎坷,可也吃過數不盡的苦,那么多的人生之苦都吃過,難道我還怕吃苦瓜!大姐的“激將法”還真管用,于是,我第一次買了苦瓜。

回到家切開幾個苦瓜,想不到里面竟是寶石般鮮紅欲滴的苦瓜籽,我忍不住捏出一顆放進嘴里吮吸,外面那層膜衣甜絲絲的,像糖漿,原來一顆顆火紅甜蜜的心都被包藏了起來。妻子把苦瓜切成薄片,在開水里一焯,又用油鹽醬醋一拌,一盤涼拌苦瓜便端上了餐桌。看著這盤清爽誘人的苦瓜片,我夾了一片放進嘴里,一絲淡淡的苦味在舌尖上繚繞,我緩緩地咀嚼著,眉頭皺了起來,那清苦的汁液沖擊著味蕾,我感到了越來越濃的苦澀;可漸漸地,那苦味便在舌尖上慢慢消退,分解成了各種甘香的滋味,就像一束陽光,分解成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彩顏色。我頓覺神清氣爽,閉上眼睛,微笑著享受這種苦盡甘來的愉悅。

又想起了小時候那次吃苦瓜的一幕,我想,要是我還是那么輕淺地品嘗便隨即拒絕了那種苦,又怎能品味出那苦之真諦?

看來,吃苦瓜是需要慢慢品味的,淺嘗輒止是不行的。這么多年,我竟對苦瓜誤解得那么深。我忽然又想到了那位大姐問我的話:“你沒吃過苦嗎?”一個人成長的過程中不可能沒吃過苦,其實人生就是一種吃苦的過程。越沒吃過苦的人越怕吃苦,而只有吃過了苦才能享受到生活的甜蜜,也才會把吃苦當成人生的常態。

吃過苦的人,他的目光堅毅、面龐冷峻、步履穩健,面對苦難不逃避、不退縮,學會了坦然面對一切,就連吃飯時也表現得不慌不忙,像一頭老牛吃草時從容不迫地細嚼慢咽。吃過苦的人,才愿意吃這種綜合了舌尖百味的苦味,也才能品味出苦味中的芳香之味。

看我吃得津津有味,上小學的兒子也夾了一小片,剛放進嘴里,便齜牙咧嘴地喊苦,他媽媽說沒多苦呀,我笑著說,你不必勸他吃,他太急躁,沒有經歷過苦,當然吃不了苦瓜,只有品味過人生百味,才會漸漸喜歡上苦瓜之苦。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