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歷史

碧血丹心護工運

作者: 卞 曄 來源: 江西日報 日期: 2019-11-07

今年暑期央視一套熱播的電視劇《可愛的中國》第九集中,在南昌出席江西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會的贛州總工會執行委員會委員長陳贊賢,因贛州工運形勢危急,不等會議結束,就不顧個人安危毅然返回贛州,在贛州城的夜色中被綁架,最終身中18彈,倒在了國民黨反動派的槍口下,成為蔣介石下令殺害的第一個共產黨員……該劇再現了贛州地方黨組織創始人、早期江西工人運動領袖陳贊賢烈士犧牲的壯烈一幕。

金秋時節,記者來到贛州市南康區和章貢區,走進陳贊賢的家鄉和曾經戰斗之所,回望陳贊賢熱血激揚的31載人生。

為民請命 教育報國

1896年8月22日,陳贊賢出生于贛州南康東山鄉(現東山街道辦)陀圳村的一戶農民家庭。從小品學兼優的他后來考入江西陸軍講武堂。1913年7月,陳贊賢在講武堂解散后回鄉,決計從教育入手,啟發民智,以達救國之目的。在鄉任教期間,他認真研究孫中山學說,于1918年創辦東山高等小學,并任校長,積極開展教學改革,重視培養學生反帝反封建思想。朱由鏗、鐘肇堯等地方革命帶頭人,均是陳贊賢的學生。

1919年,陳贊賢為聲援五四運動,組織領導南康民眾、愛國師生進行集會游行,還帶領東山高等小學的師生徒步20公里,到潭口鎮宣傳五四愛國運動,卻在集市遭到地痞流氓的干擾和搗亂。“陳贊賢挺身而出,理直氣壯地斥責他們:宣傳愛國有什么罪?難道要大家當亡國奴?面對正氣凜然的陳贊賢,壞蛋們無言以對,只好悻悻離去。”贛州市南康區黨史辦副主任王義桂認為,滿懷救國熱情、敢于為民請命、抗爭邪惡勢力,是陳贊賢身上的三道閃光點。

1922年冬,南康的大惡霸陳祖蘭和鄧朝貴,趁北洋軍閥與粵軍在贛粵邊界交戰之機,將當地一家當鋪的金銀財物鯨吞,卻謊稱是被亂兵搶走,致使當鋪停業,許多百姓敢怒不敢言。此時,陳贊賢正好從國民革命軍中返鄉養病。聞訊后,他支撐病體,團結群眾,到處搜集證據,調查訪問當鋪的雇員,并將惡霸告到縣衙。通過清算斗爭,揭露了惡霸的罪行,迫使他們退賠一萬余元,恢復了當鋪營業,使典當群眾避免了損失。

德在民生 模范縣長

21天能做什么?在位于南康博物館的陳贊賢生平事跡展覽館中,一塊“德在民生”的金字大匾引人注目。這塊按原樣復制的匾額背后,充溢著當時的南康百姓對陳贊賢這位21天縣長的深情。

1926年,由于陳贊賢在南康積極開展反帝、反封建和反軍閥的斗爭,北洋軍閥視其為眼中釘,下令在全縣范圍對他進行搜捕。陳贊賢星夜離開南康,南下廣東南雄。在南雄黨組織的安排下,他開始籌組工會,領導工人運動,并于1926年春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5月,南雄縣總工會成立,陳贊賢當選為委員長。

1926年9月,陳贊賢被入贛的國民革命軍任命為南康縣行政委員長(縣長),由此重回故土,成為國民革命時期南康的首任縣長。

就任后的陳贊賢迅速著手改革腐敗的制度,宣布取消一切苛捐雜稅,并下令實行“三禁”(禁煙、禁賭、禁娼)。豈料,禁令剛宣布,一個名叫張繼官的曾經的警察,仍舊橫行霸道、無惡不作,置禁令于不顧,在縣城私設地下煙館、娼所。陳贊賢立即派員將其捉拿歸案,以禁令罪,判處張繼官死刑,為民除一害。南康群眾拍手稱快:“陳贊賢當了三天官,就斬了張繼官。”

1926年10月,陳贊賢調任贛州市工作,南康各界群眾依依不舍,聯合贈給他一塊“德在民生”的金字大匾,懸掛在縣政府的中堂,以表彰陳贊賢在南康的政績。而此時,陳贊賢的任期只有短短21天。

拒絕吃請 堅持罷工

1926年秋,中共贛州特別支部干事會成立,陳贊賢任支部書記,并決定創辦“贛南工農運動訓練班”,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組建了56個基層工會,為開展工農運動作好了準備。

1926年11月,贛州第一次工人代表大會在贛州市召開。陳贊賢在工作報告中向工人提出了包含實行八小時工作制、增加工資、實行同工同酬、反對打罵工人等在內的“六大號召”。大會選舉產生了以陳贊賢為委員長的贛州總工會執行委員會。此后,總工會積極開展工人與資本家和平談判協商,簽訂以“保障職業、增加工資、改善待遇、實行八小時工作制”為基本內容的勞資集體合同的斗爭。

1926年11月7日,贛州錢業店員300余人,因資方拒絕簽訂勞資集體合同,在總工會的領導下舉行罷工。這天,贛州市大小錢莊閉門不開,無一店員上班,各商號、作坊等行業的資金運轉失靈,波及甚廣,成為贛州工人運動史上第一次有組織、有領導的罷工斗爭。

為破壞罷工斗爭,贛州資本家采取了威脅、利誘各種伎倆,接二連三地發帖宴請陳贊賢。陳贊賢索性在報上刊登啟事:“近因工作繁忙,各界酒宴應酬,一律謝絕心領。”資本家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請出陳贊賢兒時的老師當說客,登門勸說:“你辦工會,為什么一定要在這里辦?只要你離開贛州,商會愿以四萬塊大洋相贈。”不料陳贊賢嚴詞回絕:“我來贛州是奉全國總工會的委派,革命者豈能貪財,為錢的革命是假革命、反革命!”

迫于革命形勢,錢莊資本家不得不在勞資集體合同上簽字,工人的工資增加了30%,職業有了保障,打罵工人的行規舊制也被廢除,罷工取得巨大勝利。在錢業工人罷工勝利的影響下,贛州各大行業都順利簽訂了勞資集體合同。

1926年11月,宋慶齡、張太雷和蘇聯顧問鮑羅廷從廣州北上漢口,途經贛州,發出贊嘆:全國工人運動除廣州外,贛州最好。此后便有了工人運動“一廣州,二贛州”的美譽。

不懼威脅 壯烈捐軀

正當贛南工人運動日益高漲之際,蔣介石派遣以倪弼為首的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一師進駐贛州,同時任命郭鞏為贛縣縣長,前往贛州策劃鎮壓工人運動。

1927年1月26日,倪弼派兵包圍和搜查贛州總工會,同時下令全城戒嚴,企圖逮捕總工會領導人。為長遠計,中共贛州地委決定派陳贊賢到南昌出席江西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會。

大會期間,中共江西區委領導同志鑒于贛南的局勢,想把陳贊賢調離贛州。陳贊賢當即表示:“我不怕死,何畏倪弼和豪紳。”沒等會議結束,他就動身返回贛州。

3月1日,贛州的工人群眾和學生三萬余人在贛州舉行了盛大集會,熱烈歡迎陳贊賢從南昌歸來。陳贊賢在會上傳達了江西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會的盛況,號召工人進一步團結起來,堅持斗爭,徹底粉碎反動勢力的進攻。而此時,陳贊賢的歸來讓倪弼一伙反革命分子又怕又恨,一條謀害陳贊賢的毒計在陰暗角落滋生。

1927年3月6日晚,新一師反動軍官胡啟儒突然闖進正在開會的贛州總工會,以有事為由將陳贊賢騙至會場外。出了會議室,胡又欺騙說:“縣政府今晚開會,現在就等你。”不由分說,幾個便衣便把陳贊賢一路綁架至贛縣縣政府的西花廳。

此時西花廳內已站滿持槍的軍人,倪弼、郭鞏早已在此等候。郭倪二人再三逼迫陳贊賢簽字解散工會,陳贊賢大義凜然道:“頭可斷、血可流,解散工會的字我不簽。”這時,倪弼拿出蔣介石的密令,“蔣總司令有令在此,今晚要槍斃你!”話音未落,反動軍官相繼朝他開槍,陳贊賢先后身中18彈,倒在血泊中,年僅31歲。“陳贊賢是蔣介石下令殺害的第一個共產黨員,所以‘三·六’慘案是蔣介石公開背叛革命的標志性事件。”王義桂說。

贊賢精神 培塑新人

在位于南康區東山街道東山社區的贊賢小學大門內側,陳贊賢的金色半身雕塑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10月25日,贊賢小學推出第二期“紅色講堂”,校長張東橋、副校長許賦彬分別上臺,飽含深情,向在場上百名師生講述了李大釗等早期共產黨人的革命事跡。

這所學校,前身正是陳贊賢1918年創辦的東山高等小學。學校歷經滄桑,幾易校名。1985年,為銘記先烈,經省人民政府批準,改為“南康縣贊賢小學”,被列為南康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如今放眼校園,不僅有新開設的“紅色講堂”,陳贊賢故事海報、紅色故事壁畫隨處可見;校史館中的首任校長一欄,陳贊賢的名字赫然在列;每周一的校園廣播,都會播放有關陳贊賢的小故事……

傳承紅色基因,培育時代新人。“紅色文化是學校的立校之本,近年來我們在校園文化中厚植紅色文化,就是要以紅色文化培育新時代的接班人,讓一代代贊賢學子以陳贊賢為榜樣,以學校為傲,不忘先烈,傳承賡續紅色基因。”張東橋說。

南康區商務局執法隊隊員陳金金是陳贊賢烈士的曾孫,“我讀初中時,班里老師組織我們去給烈士掃墓,結果到了地方一看,是我太太(曾祖父)的墓,從那時起我一直為自己是英雄的后代而感到自豪。”陳金金告訴記者,目前他正積極向黨組織靠攏,把工作干好,爭取做個像曾祖父一樣的人。

記者手記

在南康區的陳贊賢生平事跡展覽館中,陳贊賢身中18彈英勇就義的黑白照片,讓我久久不能平靜。

諸如“革命者拋頭顱灑熱血”的詞句,在看到這張照片的那一刻,變得具象起來。

無需回避,絕大多數革命先烈在犧牲的那一刻,都相當慘烈,但也是從那一刻起,他們的形象高大偉岸起來,他們的精神載入史冊,他們的信仰成為永恒,激勵了一批批后來人前赴后繼。

隨著采訪的深入,我對陳贊賢的認識也從他富有斗爭精神,向不懼犧牲甚至視死如歸漸漸深入。在明知回到贛州會有危險,甚至在黨組織已準備將他調往外地工作的情況下,作為贛州工人運動的領袖,他毅然返回贛州,這并不是他低估國民黨反動派的殘忍,而是想通過只爭朝夕的工作,更快推動工運事業向前發展。在槍口指向他時,他毅然決然地拒絕了國民黨反動派的要求,因為他早已作好隨時為革命犧牲的準備。

信仰是純色的,在四萬塊大洋面前,他不為所動;信仰是勇毅的,在工運事業面前,他一往無前;信仰是堅貞的,在槍口之下,他寧死不屈。

這份純色、勇毅、堅貞,必將鼓舞當代共產黨人,堅定“四個自信”,推動我們的事業再上層樓。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梁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