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花香無須艷 自有風來揚

作者: 王東江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11-08

我素有騎自行車晨練的習慣,雷打不動保持了近30年。

在歷史長河中,30年,只是彈指一揮間,但在一個人的騎車生涯里,卻是一段漫長曲折的路程,如果沒有信念如鑄、恒心如磐,無論如何是堅持不下來的。這期間,不管別人如何竊竊私語、品頭論足,我都沒有半途而廢,一如既往地堅持自己的“雅好”。

說句掏心窩的話,我曾嘗試過不下十幾種健身方式,經過反復對比、篩選,又經過痛苦抉擇、取舍,沙里淘金、優勝劣汰,好不容易得出騎自行車是最適合我體質、脾性,最能體現我風格、特色的鍛煉方式。無論何事,成功或失敗,失落或滿足,經驗或教訓,我都有善于提煉、權衡、總結的怪癖,不然我會寢不安席食不甘味。

騎車的好處有幾種:一是比步行速度快、耐力持久,能夠抵達更遠的遠方,瀏覽更多的風景;二是騎車時手、腳、腰、頸、脊、肘等得到充分利用,健身效果凸顯;三是在車來人往中精力更集中,神情更專注,使人心無旁騖,益智利腦;四是容易招惹目光。睥睨的、嘲笑的、輕蔑的,還有贊許的、肯定的、欣賞的,騎車的人越少,越會成為視線的焦點。

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2019年5月16日那天傍晚,平凡的時光,平常的氛圍,平靜的思緒,我沿著一條平坦的鄉間小路向前騎行。夕陽的魔力把我的身影和自行車的前后輪抻長了數倍,形成一對精靈古怪的組合。這樣的傍晚,如果沒有遇到那一刻的花香,注定又是一個乏“新”可陳的健身旅行。

刀砍斧斫也揮之不去的記憶。當我騎自行車無意中接近路邊的幾棵樹,一股花香的風暴迅速襲擊了騎車的我。說真的,自小生長在農村,野花、蔬菜花、果樹花早已習慣,沒想到,這一次的花香,卻徹底蕩滌了我的靈魂,使我短暫忘記了身處凡塵還是仙界。

那一刻,我的呼吸第一次經歷了花香的沖擊。浪潮一般涌來的花香,任何企圖的躲避終將是枉費心機,我只有坦然承受。我震驚了。那出自怎樣一股凌厲的香源呢?三五棵瘦小的沙棗樹,在一排高大的白楊襯托下顯得更加矮小;細碎的沙棗花,細碎得不到近前就被忽視。我幾乎懷疑自己的眼睛和鼻子,如果只是傳聞而非親見親歷,實在不敢相信如此的小花竟蘊蓄非凡潛能。集體的淺黃色花暈,拼命噴灑沖天的誘惑,以致顛覆了我幾十年來對花香的認知。

無數次在怒放的牡丹、玫瑰面前站穩腳跟,感恩它們給這個世界帶來的顏色革命和視覺沖擊;也無數次徜徉過萬畝油菜花海千畝薰衣草基地,的確被它們的氣勢拉直過眼光伸長過舌頭,但只是短暫精神提振,并未使我陷入不能自拔的癡妄。星星點點沙棗花泛濫的沖擊波,一舉擊潰了我的意志,使我警醒,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那么多不起眼的精彩、不顯露的精華。別總以為怎么怎么了不起,站起頂破天,蹲下壓塌地,其實,罩在你頭上的那圈光環只是夕陽殘照,也許是回光返照。你千萬別以為我是在滿嘴跑火車的杜撰,我以人格和信譽擔保,那使我全身心淪陷的花香,只有三五棵沙棗樹,并非一片沙棗林。

我得感謝一位一輩子滿頭高粱花子沒有丁點學歷頭銜的農民哲學家我的父親,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花香無須艷,自有風來揚。可能非父親原創首用,可作為白丁布衣,關鍵時刻、節骨眼上能說出這句話來化繁為簡、點石成金,使一些化解不開的農家積慮莊戶瑣事瞬間冰釋,達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效果,不得不感嘆父親典藏的智慧和這句俗語做出的貢獻。感謝那一刻的沙棗花香,使我對微小個體的力量,有了全新定位。

我得益于騎自行車多年的鍛煉,并且必將長期獲益下去。我堅信,不所知的下一刻,還會有更加精彩的發現。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